cp不定,专注冷坑,废话极多,不建议关注。

【郑楚】嗜血症

郑吒在凝视着楚轩。

――准确来说,是在凝视着楚轩的脖颈。

――颀长的脖颈自下巴开始,延伸至锁骨,勾成一条好看的曲线,由于长年不见日光,皮肤显出病态的苍白,小巧的喉结随主人的话语微微滑动,皮肤下隐隐透出的淡青色血管微微凸起。

“郑吒,你在听吗?”楚轩冷冷地问道。

郑吒并未答话,而是制住了楚轩的双手,向他的脖颈咬去。

当尖利的牙齿轻而易举地刺破薄薄的皮肤,血液特有的甜腥味充斥着口腔时,郑吒几乎感受到了一种源自本能的快感,于是他不再犹豫,大口吞咽着猩红的饮品。

一想到自己身下那个安静乖顺任由自己肆虐的男人是楚轩,这种巨大的反差感给郑吒带来的快感甚至胜于生理上的快感。

此刻楚轩正在思考要不要用信念之力给郑吒来一发,但鉴于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,况且郑吒并未做出其他过激行为,楚轩决定静观其变。

真奇怪,像楚轩这样冷血动物,连体温都比旁人低上些许,血液却是出乎意料的温暖炽热,就像把所有多年以来隐而不发的热烈情感都揉碎了搁在里头似的。

郑吒如是想。

滚烫的血液向四肢六骸流去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也一下暖和了起来。

郑吒也不愿伤了楚轩的身子,摸估着差不多了便松开了嘴,还颇为留恋地舔了舔颈上的伤D,用舌头卷走了最后一滴血液。

“你……”

楚轩还不及说完,郑吒就狠狠吻上了他的唇,楚轩下意识地闭上了嘴,正巧咬到了郑吒的舌头。

郑吒吃痈,反而愈加凶猛,一路攻城掠地,舌头破裂流下的血和着之前残余郑吒口腔中的楚轩的血,于是两人的血液在口中交错融合,直到不分彼此。

这个吻带着野兽的本能,粗暴,野蛮,却含着某种不管不顾的偏执。

楚轩眼镜一闪,将郑吒弹飞,单方面结束了这个吻。

他快步向前,掏出高斯手枪抵住郑吒的额头,冷声道“心魔?”

此时的情境着实怪异无比:衣冠楚楚的男子以一个滑稽的姿态躺在地上,被另一个衣衫凌乱男子用枪抵住额头。

郑吒突然笑了。

“不是。”

他轻声说。

似是下是了决心般,他带着某种孤掷一投的决绝,说道: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掷地有声。











彩蛋。
很久以后,复制体郑吒听闻了此事,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望向楚雪。
楚雪掏出一片沾血不明物,冷淡地问:
“卫生巾,要么?”

评论(8)
热度(88)

© 折鹤 | Powered by LOFTER